FC2-6


天冷的时候,不知道是北风还是西北风,总之毫不惜力地呜呜地刮着,即使被厚重的外套裹得严严实实,也依旧逃不掉偶尔的哆嗦。但即便如此,还是能精力旺盛地和天南海北八方人在早已被现代垃圾覆盖的,变得油乎乎的破旧石板上横冲直撞,用心记下各种除了可以被记住以外似乎没什么别的意义的东西。
然后慢慢忘记。
时间久了,留下的竟只剩寥寥几幅模糊
...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