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平安夜,约某单发牢骚,反正都是闲.太闲=太懒散=迟到
好像见面喝咖啡成了惯例,看他抱着大杯子大口灌,觉得如果那是75度+的酒可能效果会更好一点
FC2-1.jpg
喝完开始晃悠,话题挺深刻不过内容完全没营养.途中,某不仗义仁兄来电企图以与一小美女约饭的名义勾搭走某单,怒视
然后我赢了= =
赢了的后果就是消化液还没起作用时开始晚饭
直到肉啊酱啊顶到嗓子眼,才挺着腰和某单挥手告别,奔去找某另单
在一对又一对情侣和一家老少N口的包围下,凛凛寒风中僵着手拿出那时候还没被弄坏的看文专用MP不知几猛拍
美其名曰 最后的节日一定要认真对待,至少得留张影才行
这种话说起来总是会觉得很悲凉啊,好像真的很惨一样

FC2-2.jpg
拍到终于把自己弄成满脸沙子冻得要死弯腰就只想吐,才慢悠悠地去打车
结果被拒载
[哔——]。不过幸好车多
感谢当时的师傅没把这俩灌调味酒傻笑的蠢人扔出去。
到了地方,下车又是冷风夹杂沙粒拂面。清醒一点,找了间小黑屋子就钻进去
果然那时候不回家也不去和伴侣翻滚反而特意寻觅阴暗角落假装悲伤失落的,都是些自作自受的人
FC2-3.jpg
呆够了,去等位,一直唱到嗓子哑
可能那天就是风大吧,早晨也没好到哪里去.灯也不亮
万幸那时候还没看惊声4,不然肯定不会只是快步走了。
一定会把前面那老兄吓死的(****)
睡到中午,开始渴。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
一天半升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2升+才是平均值
总之,水缸兄伙同热水壶哥以及热水瓶水杯等压力很大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emonstreet77.blog125.fc2blog.us/tb.php/13-1f178668